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家教兼性奴女友
家教兼性奴女友
我的现任外文家教兼性奴叫若雪,两年前来到我家。原本她家也是个大家族,财力雄厚,显赫了几百年。只不过这几代渐渐没落,又逢家主经营惨败,终究败落了下来,只剩下几名女眷。

  若雪,这位温顺乖巧又漂亮的原贵族小姐,为了养家糊口,便来到我家当我的外文家教。我的父母常年在外国做生意,不放心我一人在家,看这姑娘温柔贴心,便要了她顺便照顾我的日常生活。不过看他们对小姑娘的慈祥劲儿,天哪,难不成他们这么早就给我张罗老婆了?

  虽然之前一直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但是若雪这个老师加女仆还是很称职的。不管是外文的读写还是阅读,还有日常的做饭还是洗衣服,都做得很好。当然最重要的是,她是一个漂亮MM哦。刚15岁,胸部已经颇具规模,配上那张勾人犯罪的童颜还有那双白嫩嫩,修长的美腿,这妮子将来潜力无穷啊。我也不是什么乖宝宝,对性还是有了相当的「研究」。

  这么一个漂亮MM,再说是爸妈内定的媳妇,当然会动手动脚。

  刚开始的时候,我会故意把外文教材满地乱扔,然后等着若雪满脸通红地收拾。还有就是打飞机的时候把精液射在内裤上,丢给若雪洗干净。若雪大概也知道自己的命运,再说对我印象也不坏,所以虽然羞涩却也没有反抗。我们年纪相仿,在爸妈的安排下一起上一个贵族私立学校,若雪渐渐的也成了我的可爱小女友,虽然还没嘿咻嘿咻,连平日里搂搂抱抱接吻之类的,小妮子也会脸红。但要是她不听话(其实是我调皮捣蛋),我就拍她的翘臀以示惩罚。若雪的身子发育得很好,尤其是那美臀,饱满挺翘,弹性十足。我发现她好像有点受虐倾向,每当我打屁股的时候她总是压抑着呻吟,很享受的样子。

  「少,少爷…」,回家的路上,若雪突然脸红起来,羞涩地问道,「您…您很喜欢丝袜吗?」我一愣,淫手抓着她的翘臀也忘了松开,略微有点尴尬,也不隐瞒,说道,「你,你怎么知道的?」「少爷,我看您总是上那些…那些丝袜网站,有时还带回来几双穿过的丝袜,还有今天,我看您一直盯着老师的丝袜看。」,若雪虽然羞涩,却也有几分不满,好像是吃醋了。

  我大汗,那些袜子可都是我从女教师宿舍偷的,现在的女老师,尤其是我的班主任,长得实在是不赖啊。原本以为自己做得滴水不漏,没想到还是给这妮子发现了,不由得心虚了。

  若雪见我不说话,害怕我生气了,急道:「你喜欢丝袜,我…我可以穿给你看啊。外面的女人不干净,你要,我我也可以给你,我迟早…迟早也是少爷的人。」说到最后,若雪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到,满脸通红,仿佛一挤就能滴出水来。

  我一呆,随即陷入狂喜,虽然在一起几个月了,若雪最多也就用手帮我打飞机,但是今天却要主动献身,估计是怕我在外乱搞吧。我欢呼一声,先叫司机(也是一个美女哦)开快点,然后平旁若无人地把若雪压在身下(迟早吃了美女司机,先让她习惯习惯。余光一瞥,美女司机果然粉脸含春,贝齿轻咬嘴唇),吻到她喘不过气来。「雪儿,今天是要我吃了你吗?还有丝袜秀,对吗?」若雪羞涩地点点头,说不出话来。

  一进房间,我便紧紧搂住若雪开始狂吻,两手不安分的在若雪身上游走,尤其是紧身牛仔裤包裹下的翘臀更是频频受到我的骚扰。若雪满面红霞,红润的小嘴吐着兰气,压抑着呻吟,小妮子还是很敏感的嘛。

  「雪儿,你的丝袜呢。」我在她精致的耳垂旁吐着热气,惹得她一阵颤抖。

  「在…在裤子里面」她有些无力的说着,整个人都靠在了我身上。

  我急不可耐地扯下裤子,果然里面一双带花纹的黑色连裤丝袜紧紧包裹着她美妙的下半身,看得我欲火大盛,三下两下剥掉其它衣服,只剩下丝袜和一条黑色T字裤。哟,这内裤前几天死活不肯穿,今天倒主动了。我心情大好。

  「笨蛋,黑丝应该换在外面的。」

  「可,可是,我只想穿给少爷您一个人看。」若雪的声音很轻,微微颤抖,表露了她的心思。

  我心头一热,「雪儿,当我老婆吧。」不等她回答,我霸道地吻上了她的红唇,双手按在她的乳房上揉动。雪儿很激动,也很兴奋,两条丝袜美腿也不由自主地缠了上来。不得不说,若雪的本钱相当雄厚,胸挺臀翘,肌肤雪白,配上性感的黑丝,让我的肉棒坚硬如铁。

  「少…少爷,今天就要了雪儿吧,雪儿要…要尽妻子的责任。」若雪眼波流转,媚态横生,蜕变成一只小野猫。我的呼吸不由得粗重了很多。我起身,握住了若雪的两条腿,来回抚摸,感受着丝袜的舒爽,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然后从臀部,从神秘的大腿根部,一直舔到脚趾。十只脚趾紧紧蜷缩在一起,被丝袜裹着,说不出的性感。尤其是穿了一天,还略带一点脚汗的味道,与处女的芬芳混杂,无疑是催情利器啊。若雪在我的舔弄下陷入迷离,嗯嗯的无意识地呻吟,双腿还紧紧夹着我的头,玉手也攀上了圣女峰揉搓。

  终于在我享受够了丝袜美腿,我把目光转向了若雪两条长腿的根部。那里,才是我今天的目的地。我大力地按压着若雪的私处。那里早已泛滥,连丝袜都已湿了。若雪则突然叫了起来:「啊啊啊,不…不行了,雪儿不行了,少爷。」若雪紧紧地抱着我,全身抽搐,我按在她蜜穴口的手也感受到一股温热的水流。好吧,才开始就泄了一次,也太敏感了吧。

  若雪高潮过后陷入了短暂的昏迷,我则在丝袜裆部一扯,扯出个洞来,然后拨开黑色小内裤,便看到了我YY几个月的美妙蜜穴。若雪的私处已有了许多黑黑的阴毛,此时却被淫水弄湿搭载一起,说不出的淫靡。阴毛掩盖下的蜜穴只有一条缝穴口微张,透露出粉红的内里,分泌出亮晶晶的淫液,我颤抖地吻了上去,忘情地享受着女仆胯间的美味,不时挑逗那颗相思豆。若雪被我舔弄的回过神来,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也就沉醉在这男欢女爱的快感中。最后,我的肉棒实在忍无可忍,抵着穴口刺入。

  「疼,好疼!少,少爷…好疼。慢一点…轻一点…」撕裂般的痛楚惊醒了若雪,原本严丝合缝的蜜穴被我的大肉棒挤出一个丑陋的圆洞。若雪十指紧扣我的后背,划出几条血痕,两条丝袜美腿也紧紧夹着我的腰身,试图阻止我的进入,但一切都是徒劳的。我心疼地看着身下受辱的美女,动作放缓并出声安慰,「乖雪儿,我会慢一点的,再插两下就不痛喽。」处女温暖的阴道真紧,夹得我的肉棒都疼了。不过随着淫水涓涓流出就很爽了。若雪柳眉紧蹙,忍受着我的进犯,渐渐的,痛呼变成了呻吟,若雪终于尝到了做爱的快乐。

  「少爷,少…少爷,雪儿好…好舒服…快一点,再快一点嘛…」这时的若雪,无疑是个荡妇,大声地浪叫着。

  我一手抓着若雪的美乳肆意揉搓,另一只手托住了若雪浑圆的臀部抚摸,甚至用手指隔着丝袜抠弄若雪的菊蕊,而若雪几乎陷入疯狂,两条修长的丝袜美腿紧紧地夹着我,姿势诱人。口中疯狂地喊道:「少爷快……再快一点,雪儿要飞了……不……不行了,少爷,雪儿不行了……啊啊啊……」我巨大的肉棒在紧窄湿润的处女阴道来回穿梭,突然感受到阴道壁的收缩,压力倍增。我低吼一声,加快抽插了几十次,把一股股阳精射入身下这位小处女娇嫩的身体里,烫得她尖叫一声又昏迷过去。我把肉棒从蜜穴拔出,带出红红白白的黏液。丑陋的圆洞随即合上,果然是处女的阴道紧啊。过了一会儿,我已恢复了体力,看着这具美丽的肉体,又扑上去肆意玩弄。若雪还在昏迷,但身体的反应还在,会流水,会呻吟,还会抽搐,我试了乳交,足交,舒爽不已,最后把浓浓的精液都射在若雪美丽的丝袜脚上,抱着若雪睡去。

  沉睡的我们不知道,一会儿后一个十来岁的美丽小箩莉兴冲冲地跑到我房间却惊讶地看到了眼前淫靡的一幕。若雪上半身赤裸满面潮红,一对美乳被坏坏的少爷抓住,下半身只着黑丝和一条细线内裤。裆部已被撕破,露出诱人的黑森林和蜜穴。两条修长的丝袜美腿就盘在我的腰上。穴口,美脚上还有浓浓的白色粘液。而我的胯下软趴趴的肉虫被若雪的肉体挡住,看不真切。小女孩嘴巴都成O型了,粉嫩的脸颊腾起两朵红霞,悄悄退去。过了一会儿,竟是扭扭捏捏,不着存缕的跑来。小手按在自己雪白的肉体上揉搓,甚至高高翘起臀部像一只小母狗一样,埋头在若雪的丝袜脚上贪婪的舔舐着白色的粘液……

【完】[ 此帖被wangboshi2在2020-07-19 13:46重新编辑 ]